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突然,一夜之间幼儿园学位不用抢了?学龄前儿童减少,幼儿园何去何从?

现在的孩子开始远离内卷?

金秋九月,开学第一天,下午四点的阳光还是有些晃眼。虽然离放学还有将近四十分钟的时间,但是朝阳区某幼儿园的门口早已有家长等候。

记者见其中一位家长推着儿童滑板车,身上背着水壶还有驱蚊水。她对幼儿园很满意:“离家很近,也不贵,吃的也不错。”

幼儿园园长王女士告诉记者:“我们是民办普惠园。”

当记者问到今年新生的情况时,王园长表示,今年招生没有招满,学位比较充裕。

“今年整体都不多,我们是集团园,整个集团都不多,入学需求量不如去年大。”

2019年家长为幼儿入园雇人排队,六七百元一天

王园长说今年入学需求不大?这不禁让人想起2019年北京昌平一所公立示范园报名的“盛况”。

据报道,大清早该幼儿园园外就排起了长龙,有的老人索性下棋打牌打发时间。这些家长天没亮就来了,有些还准备了帐篷、行军床、折叠椅、棉大衣、遮阳伞。除了家长外,队伍还有专职“排队工”,每天六七百元,收费帮排队。

2019年北京幼儿入园竟如此火爆,究竟是什么原因?

多位家长表示选择此幼儿园的主要原因是这里的条件相对较好。“公立、私立的费用问题还是其次,这个幼儿园规模大,离家近,接送孩子方便,周围实在没个像样的。”

据了解,此幼儿园每月的托管费和餐费共计1200多元,地铁站方圆三公里内,另有5家以上私立或者具有公办性质的幼儿园或者托管园,费用最低的每月不超过1000元,最高的3000多元。

不过家长普遍认为,另外几家幼儿园的各方面条件相较此幼儿园略差。而且上述机构存在没操场、活动空间小等问题。此外,家长们还表现出对私立幼儿园餐饮质量“不放心”。

逆转:2021年朝阳区100多家幼儿园尚有富余学位

2019年北京家长为了幼儿入园还需要雇人排队,2021年却发生了逆转。

2021年8月11日,北京朝阳区入园登记报名服务平台信息显示,朝阳区目前仍有136家幼儿园尚有富余学位,一些幼儿园学位还剩上百个。

从该网站收录的名单中可以看到,这些仍有空位的幼儿园,保育教育费从每月600元到每月28000元不等,办园性质也不尽相同,但到8月中旬各个档次的幼儿园都还有大量空位,是往年不常有的景象。

前几年北京幼儿入园还“挤破头”,怎么今年的幼儿园有这么多学位空缺呢?

探因:普惠性幼儿园增多

王园长表示:“随着普惠园增多,学位扩充,所以现在学位比较充裕。我们园招生先满足本小区和朝阳区的需求,对非朝阳区、非京籍的孩子也开放。”

普惠性幼儿园,是指以政府指导价收取保育费和住宿费的幼儿园,包括教育部门办园、其他部门举办的公办性质幼儿园、普惠性民办幼儿园。

记者从教育部获悉:2020年,全国幼儿园总数达到29.17万所,在园幼儿总数达到4818.26万,与2015年相比,幼儿园数量增加了30%,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4.74%,比2016年增加17.5个百分点(2016年开始统计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

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的提高,解决了很多幼儿的入园问题,也为家长减轻了养育成本。

家住北京朝阳的曹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孩子是2018年9月上幼儿园的。“我孩子上的那个幼儿园,第一年是五千块钱一个月,后来国家普惠之后,就变成了两千块钱,保育费减少了很多。”

可见,普惠性幼儿园的增多减轻了幼儿入园压力,这是今年幼儿园学位仍有空缺的重要原因。

探因:出生人口下降

王园长说:“今年各个园的学位相对于去年来说都比较充裕,可能因为这个年龄的小朋友相对少一些。去年我们九月新生小班大概招了130人左右,但是今年我们的小班只招到50多人。”

2016年,我国正式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当年出生人口迎来小高峰,成为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1786万新生儿中,45%是二胎(国家卫生计生委数据)。

然而从2017年开始,出生人口逐年下降。数据显示,北京2020年的新生儿比2019年少了3.23万人。

大部分孩子从3周岁开始上幼儿园,根据时间推算,2016年出生人口迎来小高峰,所以2019、2020两年入园的孩子比较多。

然而从2017年开始,出生人口逐年下降。所以,今年开始学龄前儿童变少也就不奇怪。

2021年8月,各地人口数据出炉,2021上半年新生人口数下降16%。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于学军表示,根据目前的监测情况来看,“今年的出生人口和生育水平仍然会呈现走低的趋势”。

由此可以看出,普惠性幼儿园多了,孩子少了,导致学位空缺。

为公立幼儿园“挤破头”的现象仍存在

根据北京朝阳区入园登记报名服务平台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学位空缺的不只是民办幼儿园,一些公立幼儿园也存在招不满的情况。

随着北京普惠性幼儿园的覆盖率的提升,一些孩子家长在公立和民办幼儿园的选择上没有太多纠结。普惠后,一些民办幼儿园和公立价格相差不多,并且水平也不错。

北京朝阳的曹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孩子选择民办园是因为离家近。她说:“其实北京的民办幼儿园和公立幼儿园差不多,普惠之后,价钱也差不多。”

但是其他省市为公立幼儿园“挤破头”的情况仍存在。

河北某公立幼儿园的老师陈琳(化名)告诉记者,“我们幼儿园因为环境好,伙食好,教师水平高,收费还比较低,保育费低,所以名额还是比较紧张。”

一些城市的公立幼儿园相对较少,孩子入园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但是有些民办园的教师水平参差不齐,食品安全问题无法保障,还存在乱收费的现象。

对于一些水平参差不齐的民办园,公立园在一些家长的眼里还是首选。

供需关系颠倒之后,幼儿园何去何从?

北京幼儿园学位空缺,家长终于不需要为了孩子入园雇人排队了。但是,供需关系颠倒之后,幼儿园何去何从?

根据预测,2021年我国的出生人口约为900多万人,比5年前的一半多一点。出生人口减少,无疑会影响幼儿园的招生情况。

孩子数量少了,幼儿园学位多了。面对越来越少的学龄前儿童,幼儿园该怎么办?

李米(化名)毕业于某一本师范大学的学前教育专业。她工作的幼儿园有11个班,在北京属于中等偏上规模。学校选择李米的道理很简单,因为她本科毕业,专业又是学前教育。这是这所民办幼儿园最稀缺的:学校的大部分老师都是大专毕业,有的工作许多年的老师都没有幼师从业资格证。本科毕业的学历并没给李米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好处,她的工资只有3500元。

没有合理的薪资和福利待遇,又怎么能留住教师,让教师全身心教学呢?

教师水平、福利待遇、食品安全、课程设置、教学特色……这些都是民办幼儿园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

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和社科文献出版社发布的《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9)》指出,中国学前教育总供求关系逆转或将提前来临,中国民办幼儿园的黄金时期已经宣告结束。

这就意味着那些质量不过关的民办幼儿园迟早会被淘汰。

优胜劣汰,幼儿园怎么吸引生源?怎么留住学生?转型升级成为幼儿园今后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三岁的孩子正在远离内卷,未来也许幼儿园之间更“卷”了。

作者 | 未来网见习记者刘项楠

编审 | 国宁

终审 | 颜显森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官网登陆_官方唯一指定 » 突然,一夜之间幼儿园学位不用抢了?学龄前儿童减少,幼儿园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