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奇葩说》和热依扎,揭开了千百万妈妈的痛

之前在文章里,我就无数次和大家倾诉过职场妈妈的难。

中产家庭女性有选择当全职妈妈的权利吗?

“宝宝的成长只有一次,但妈妈的人生也只有一次呀!”

真的是当了妈且重新回归职场之后,我才体会到,在如今这个看似非常先进的时代体系里,只要“哺乳问题”碾压过来,妈妈们生活中最基本的体面,居然还是那么难维系。

感谢本周《奇葩说》里的陈铭,终于让“吸奶室”这个话题进入到了大众的视野,并引起了强烈的关注。虽然“如果妻子年薪百万,你愿意做全职爸爸吗?”这个选题很扯,让人无力吐槽,但我很开心陈铭能从一个爸爸的角度谈到他对职场女性吸奶困境的体会。

这好像是我认知范围中,第一次看到全社会如此广泛地讨论这个问题,这真的太重要了。

同时,非常巧合的是,近期在《山海情》中出色出演了农村妇女“李水花”的女演员热依扎,由于精湛的演技以及“带娃进组”、“火车站吸奶”等事迹,也再次把【哺乳期工作女性】这一话题带上了风口浪尖(夸她的我能理解,还有一群骂的我就真的想跟你们好好唠唠了)。

在此,我想先好好表白一下爱妻狂魔陈铭以及我一直特别特别喜欢的飒妞儿热依扎。如果不是你们,职场妈妈哺乳困境这一问题不知道还要有多久才能被大众认知,那些对于提升职场女性哺乳环境的呼吁也不知道多久才能被听到。

受他们俩鼓舞,我想在这个娃睡着之后的周六下午,和大家好好聊聊关于产后“吸奶”这件事。

作为妈妈,你在哪里吸奶?

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陈铭在《奇葩说》最新一期的精彩发言。

谈到职场妈妈每天的不易,他以“吸奶”的艰难作为了切入点。

他说到,现在全国一线城市中,北京总的母婴室只有341个,上海、广州更少。而这些本就稀少的母婴室,居然大多数还分布在机场、火车站、博物馆这些并不是哺乳期妈妈每天会停留的地方。

在吸奶室少得可怜,甚至没有的工作场景中,妈妈们要去哪里吸奶呢?

“此刻的我只想吸奶”

其实,在我自己生孩子之前,我甚至也想象不到:

在如此发达的21世纪,如此繁华的首都北京,一个向来华丽示人的职场女性,生完娃后有没有合适的地方吸奶,依然是要听天由命的…

命最好的,赶上在国际化且员工关爱做得很好的公司和办公楼,会有宽敞温馨的专用空间吸奶,甚至还能跟同样来吸奶且不跟你抢地儿的妈妈聊聊育儿,实在是美哉!

次之就是虽然有吸奶空间但是位置有限的,吸奶是能吸了,但就是整个人焦焦虑虑的;或是公司可以腾出个临时办公室给你吸奶,环境还算干净卫生,虽然偶尔会有走错地儿的同事来敲门,但你也已经很知足了。

剩下的就是那些无处吸奶,求法不得,只能动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四处打游击的妈妈们了。

有的像陈铭妻子一样,每隔两小时去车里罩起来偷偷吸个奶,有的要穿街过巷跑到隔壁商场的母婴室里抢位置,有的被安排在了杂物室里边吸奶边和公司的废品们聊聊天儿,还有的甚至在男同事不在时偷偷蒙个毯子就操作起来。

在办公桌下和储物间吸奶的妈妈们

最近冲上热搜的热依扎同学,也是找不到吸奶室的典型了。

作为一个精致的女明星,她要在火车站边走边吸奶、在荒郊野岭用脸盆洗奶瓶。但即使如此,她在发布会上还是感谢了剧组:愿意用一个哺乳期女演员而不是换人。可想而知,哺乳期女艺人的处境是多么尴尬。

最惨的,还是莫过于那些没钱、没地儿、没有车、也没时间的妈妈们了,也就工作之中抽空去厕所里吸吸奶吧。鉴于厕所中那么脏的环境,吸奶只是为了让自己别得上乳腺炎,吸出的成果也并不能带回家给宝宝喝,只能全部喂下水道了。

我身边的那些妈妈朋友们,也是纷纷在“去哪儿吸奶”这件事上被愁大了脑袋。

每人的解决方式都五花八门、各不相同。更有甚者,我有个在美国医院工作的朋友,甚至要冒着被病毒感染的危险在医务室里抽空吸奶。

如果连母婴室普及最良好的发达国家在疫情下都是这种状况的话,我们不难推导出,现如今吸奶室在中国的普及率,是多么的贫瘠。

这些种种现象也不免让人产生疑问:

繁华鼎盛的大都市、富丽堂皇的写字楼、资产百亿的企业,怎么就容不下一个小小的母乳室了?

腾不出吸奶室,我“被”断奶了

2013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中心联合发起了“母爱10平方”活动倡议。倡议更多公共场合和企业设立母乳喂养室,为选择母乳喂养的母亲提供支持。

然而,实际的效果确实非常有限的。

当然,很多情况下,没有设立母乳室并不直接代表这些企业“道德有多么败坏、不为员工考虑”。

这种现象的发生,也是现在市场状况下的无奈之举。

很多机场、火车站、博物馆拥有吸奶室是由于政府建设规划时提前的考虑。

然而,那些资本市场下的楼宇开发商和企业经营者,在面对经营本就艰难的情况下,还牺牲掉原本可以作为租赁面积、会议室、员工办公位的地方,而设置专用的吸奶室,确实是有些压力山大了。

更何况,现在很多企业本身连育龄女员工都不想招了,还给你们弄吸奶室?还让你们进去带薪吸奶??

我自己的个人经历似乎更能帮大家理解这个情况。

在产后刚刚回归职场时,我就非常幸运地使用到了公司特意改造出的一间吸奶室。这个空间是一个很宽敞的闲置办公室,拥有舒适的沙发、小茶几、电源等设施,公司行政还特意安排阿姨在里面摆放了干湿纸巾和垃圾篓。

我曾经舒适的吸奶空间

虽然有时房间也会被临时放置一些办公用品,但对于我和另一位同在哺乳期的同事来说,这个空间真的非常满意了。我们甚至还会把笨重的吸奶器存放在这里,每天只背着储奶袋和蓝冰轻装通勤即可。

然而好景不长,在我产后10个月左右,公司出于经营考虑搬去了一个更小的办公空间。原先两个整层的面积压缩成不到一层,工位排得满满当当,四个会议室也压缩成了一个,就更别说腾出什么吸奶空间了。

在这样的窘境下,加上那段时间工作繁忙导致的奶量下降,我便只好将每天4-5次的吸奶计划,改变成了早晚共三次。早上吸完奶匆匆出门,白天强忍一整天回家吸一次,然后晚上再吸一顿留着第二天用。

这样的节奏坚持了不到一个月,我的奶量就开始骤降,吸奶次数后来也逐渐改成一天两次、一次,后来在佐佑一岁之际,就不得不正式断奶了。

我老公还写过一篇文章——今天,老婆在我的劝说下,放弃了母乳喂养

最后的一瓶奶

从我的经历来看,公司其实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是非常愿意提供良好的哺乳环境的,然而在没有任何条件的情况下,也确实“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对于楼宇和企业来说,在各种无奈抉择面前,似乎牺牲掉母婴室空间是最现实的解决方案。

像我这样由于吸奶环境的限制,不得不“被断奶”的哺乳期女性,真的不在少数。

本来就容易心情低落的哺乳期女性,加上无处吸奶、时间紧迫、乳腺发炎、被迫断奶导致的困扰,无疑是在“当妈又工作”这条路上雪上加霜。

“3个吸奶室还不够吗?”

除了被逼无奈的空间和经验限制之外,社会上大多数人对于吸奶窘境的不知晓、不理解,是更让人心寒的。

就像很多人对于热依扎在火车站边走边吸奶的评论不是“心疼”,而是“不要做秀了”…

更夸张的是,很多这类的不理解还是来自于女性的。之前网上就有单身女性在饭店指责邻桌喂奶的妈妈“不知羞耻”、“去洗手间喂奶不行吗?”。甚至还有商场和公交车上喂奶的妈妈,被偷拍下来发到网上去骂。

在这些人眼里,找个隐蔽卫生的哺乳空间以及合理的哺乳时间似乎特别简单,何必要在旅行中、公共场合让人“辣眼睛”呢?

就跟这些妈妈是自己非要在公众场合裸露身体一样。

如果真是妈妈可以随时随地把奶憋回去、宝宝每时每刻能懂得扛饿、中国遍地都是舒适的母婴室的话,这些人还需要这样一边无奈哺乳、一边忍受隐私曝光和污名吗?

还有一件亲身经历的事也让我对于现今男性/单身群体对哺乳现状的不了解程度感到诧异。

在地产行业工作,我产后回到职场后参与的其中一个项目就是楼宇商业空间的改造。由于是一栋希望在租户体验上做到最好的国际超甲级写字楼,我们计划留出一些空余面积做为整个大楼服务的吸奶室和形象整理空间。

在方案设计时,由于我是项目组里唯一一个哺乳期的女性,于是就成了“吸奶室”的需求发言人。我以一个妈妈的视角,对于这个未来空间提出了很多功能设计上的畅想。

然而,随着建筑设计的展开,空间的不足导致不得不要重新调整每个功能区的面积了。原本就很有限的四个吸奶室也减少成了三个。在沟通方案时,我问到关于数量的减少,项目的男性建筑师惊讶地问:“三个吸奶室还不够吗?上班要吸那么多次奶吗?”

不然呢…

看到没,即使是一位结婚有娃的男性,对于一栋10万平米写字楼里,有多少女士需要吸奶这件事上,还是很想当然的。

这种情况也直接说明了普罗大众对于哺乳女性的体量、哺乳空间的需求量、有多么的不了解。

所以,我真的希望可以有更多的陈铭、热依扎站出来,以更强大的传播力和话语权告诉大家:我们这个看似繁荣的时代,母乳妈妈、职场妈妈的处境是多么的低微。

不仅是难在事业和育儿之间找到平衡,甚至连一个小小的、私密的、安全的、卫生的哺乳空间的体面,都抓不到。

热依扎说她在《山海情》剧组的轶事里有一点我很动容——导演孔笙是个温柔的人,他不仅接受了哺乳期的女演员,而且在野外片场主动骑很远的自行车去热依扎的休息车找他讲戏。在发现热依扎好像是在车里吸奶时,他就独自在炎热的车外等了很久,直到吸奶完成。

愿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在各城市、各类型空间里都可以看到母乳妈妈的容身之地。也希望所有的老板,都能像孔笙导演一样温柔如阳光。

有一本书中曾经写道:能够有尊严地上厕所的社会,才是文明的社会。

我想在这里补写一句:能够让妈妈们体面地哺乳的社会,才是人性的社会。

我们在有人性之前,先应该体谅母性。

说个题外话,最近拜读了热依扎的微博和一些访谈后,比之前还要爱她!!以前就很喜欢这个很real的飒妞儿,没想到当了妈妈之后也是超级认真的母亲!

工作中吸奶、哺乳、拼命学习育儿知识、怕宝宝噎到、和女儿对着笑、愿意把育儿经验安利给别人…

这简直跟你我这些普通妈妈们太像了吧。

她说女儿是她抑郁的良药。要是热依扎妹子能进佐佑群一起聊聊就好了,估计抑郁症完全就治好了哈哈哈哈哈。

希望娱乐圈多一些这样的正面带头人,少一些不懂得如何承担父母责任就把孩子造出来的作妖精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官网登陆_官方唯一指定 » 《奇葩说》和热依扎,揭开了千百万妈妈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