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中国留学生意外离世, 他的“完美爸爸”被骂惨了

即便是一百分的父母,也无法保证孩子一辈子的幸福。与其在不确定的事情上耗费心力,给自己很大的压力,不如做一个恰到好处的父母。

孩子就像一棵树,做“合格”的父母,就是不要毁掉这棵树。但不必要做“优秀”的父母,因为这棵树能不能成材,家庭教育的决定因素或许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

本文作者:蝎子号。如果喜欢蓝橡树的文章,请记得要把我们“设为星标”哦!

父母教育决定论,

让人焦虑倍增

前些天参加了一个教育沙龙,主办方请了几位嘉宾谈“什么是理想的父母”,其中一位嘉宾的发言我听得很不是滋味。

她说:“理想的父母是要给孩子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从而确保他们终生幸福。”

前半句已经相当经不起推敲了,什么爱?怎么爱?后半句更是令人压力山大——现代父母自己都过得千疮百孔,心力交瘁无法保证自己获得幸福。谁又能保证孩子,另一独立的人终生幸福呢?

那场活动中,这位专家还给出了不少早期教育的建议:比如幼儿园中班的孩子一定要学会拍皮球,大班一定要学会跳绳,小学低年级时父母一定注重孩子专注力的培养。

而这些“一定,一定,一定”是根据一项针对某所幼儿园连续多年跟踪得出的结论。专家据此得出结论:中班会皮球拍得好,大班跳绳跳得好的孩子,未来学业表现比不能完成这几项list的孩子更优秀。

专家不容质疑地说出这个结论的时候,台下一众妈妈奋笔疾书,醍醐灌顶,会后与专家亲切交流。而我这个幼儿园大班娃妈,因为孩子还没完全掌握跳绳技巧,羞愧得低下了头。

跳绳培训班火了!1小时200元,1分钟跳185个。仿佛跳的不是绳,而是智商!(图源:网络)

我承认,拍皮球和跳绳对提升孩子运动协调能力有很大帮助,运动训练对孩子的大脑发育至关重要,大脑智力发育又与学习成就正相关。

但这种过分强调严丝合缝的发育指标,不仅忽视了调研样本的局限性,没有考虑其他变量的简单结论,对普通家长来说,无疑又是今日份焦虑。

就好像我娃嘴皮子溜得很,搭乐高和看书时得专注力很强,但因为不太会跳绳,仿佛就是一个了不得缺陷。这一听就不合理。

这是一个对父母空前高要求的时代,四面八方的舆论要求你不仅做一个“合格”的父母,还要努力做“更优秀”的父母。

很多父母相信,孩子是不是能成功成才,与他们在正确的时间点督促孩子练习拍皮球和跳绳,与他们在孩子教育上的投入有直接关系。

即便在孩子出生前,我坚决不相信自己是个鸡娃的妈,相信孩子有自己的人生剧本。但随着他日渐长大,我难免也会冒出这样的念头:

“如果我不努力给他提供更好的教育资源,将来他混得比同龄人差会不会怪我?”

一切都在贬值,学历,货币,乃至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投入。

我们当孩子的时候,父母只要能按时交学费,一家人常吃饭,周末去公园,就算是不错的父母了。

而现在只是做到这些远远不够。“爸爸的经济能力和妈妈的情报搜集能力,决定了孩子成绩是否优秀”。父母虽然全心付出,仍在无时无刻不在担忧行差踏错一步,就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不可逆转的坏结果。

那种“父母的教育将影响孩子一生”的恐惧,让我们无心享受和子女一起成长的幸福快乐。

养育变成了压力,而不是生命的馈赠。

挑不出毛病的完美父母

也无法为孩子挡掉所有风雨

前不久刚发生了一件令人无比悲伤和惋惜的新闻,映证了我对这种愈演愈烈“父母决定论”的担忧。

3月6日,埃默里大学的校报上刊登了一则消息。该校牛津学校哲学专业的一年级学生张一得(Dave),意外离世。

学校没有透露张一得的死因,学校的表述是“accident”,但很快就有消息透露,张一得是抑郁自杀,并指出一切早有预兆。

这起事件引起了网友的关注,是因为逝者父亲是一个在育儿圈中小有名气的“网红爸爸”,一得爸爸。

在张一得刚刚出生后不久,父母就离异了。因为不想把儿子扔给保姆照顾,一得爸爸辞去了高管的职位,成为了全职爸爸。

张一得爸爸和婴儿时期的张一得

最初又当爹又当妈的日子并不容易。一得爸爸先是把房子换到了郊区的自建房和小院子,家庭的生活就靠着他开垦、种植、卖鸡卖鱼、捡破烂,以及好心人的帮助维系。

一得爸爸打造的“家庭庄园”

虽然生活贫困,但在张一得的童年记忆中,有小院子的花鸟虫鸣,滑滑梯、农场和自然,还有爸爸创造的近万道菜肴,二十万张成长的照片……

比起大部分中国爸爸在孩子教育中的疏离,一得爸爸堪称完美父亲。

一得爸爸拿着手工制作的玩具,背景图中是他的创意菜肴

在一得上高中离家后,一得爸爸把农庄改造成一个“感统训练场”,打造出各种器械,帮助自闭症儿童训练视听能力,提高运动能力。他还写公众号、做小手工、运营微信群……

可以说,一得爸爸把对儿子的爱,传递给了更多的孩子和家庭。

如此成长起来的张一得学业优秀,爱好广泛,样样出色。去年拿到了被誉为“南方哈佛”的埃默里大学哲学专业的高额奖学金。

张一得不仅学业优秀,爱好广泛,拿到了摩托车驾照和红十字会急救证书

被问到为什么选择哲学专业时,张一得说:“我爸很少会反对我的决定,在早期教育我树立正确的是非观后,我基本就是自己负责自己的人生。”

在张一得的申请文书中,他提到的父亲时,是这样写的:

“我的父亲是一位安贫乐道的绅士,他总是鼓励我去尝试我想要的东西……我开始明白为什么父亲从没有因为他的贫穷而感到沮丧,他喜欢做他所做的事情,并从不因此感到羞愧。 无论面对任何人,他都能表现出这种自信和自尊,他的表现也为他赢得了更多的尊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意识到这些经历是多么重要,以及这些经历对我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人产生了多么重要的影响。”

一得爸爸给予孩子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教育,收获了孩子的信任和成长。

然而,在张一得去世后,很多网友开始质疑一得爸爸的教育方式,认为这种“为孩子放弃一切”的做法给孩子很大的压力。

从“模范父亲”,一下子变成“有毒父爱”。在孩子离世前,媒体对他的教育方式都是清一色的崇拜和赞扬,他是别人家的爸爸;在孩子离世后,又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父亲的头上,指责父亲把孩子当成自己炫耀的唯一筹码,让他不堪重负。

我去看过一得爸爸的公众号,至少从他记录内容来看,的确如同一些熟悉一得爸爸的网友所说,存在一种“牺牲自我的爱”。但并没有任何信息可以看出,他在逼迫孩子表现优秀。

即便一得爸爸对孩子的爱与孩子的需求之间出现了偏差,也绝不是造成悲剧的根本原因。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父母决定论”非常极端的反例:一得爸爸给了孩子足够的爱,但依然确保不了孩子幸福,一个挑不出什么毛病的好爸爸未必能帮孩子挡掉人生中的所有风雨。

子女教育的不确定性可见一斑。

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一过。但过度自省的人生却过不下去,尤其在教育这件事上。孩子是个变量,不是所有人都能从结果反推原因,过度自省只会让自己陷入焦虑的泥潭。

焦虑时代,

更要做恰到好处的父母

教育专家的话令人感到焦虑,一得爸爸的故事又实在让人心灰意冷。作为父母,我们究竟怎样做才算是恰到好处,既不会过分疏忽浪费孩子的潜力和天分,又不会过分关注使他们压力山大?

如履薄冰

前两天「得到」万维钢的精英日课给我一个启发。他提出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碌碌无为,他是不是应该抱怨“原生家庭”没有给他提供足够好的条件?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经济学教授格雷戈里·克拉克(Gregory Clark)对 1750-2020 年间超过40万英国人的统计研究发现,一个家庭上一代能留给下一代的,只有两个东西:一个是遗传基因,一个是财富。别的东西,什么教育、社会关系、文化传承、理财心法……基本都没用。

人们对家庭教育寄予厚望,又是学区房、又是陪写作业、又是上辅导班、又是聘请名师,其实家庭对人的影响有个很小的上限。


爸爸是不是陪着做作业对孩子的影响,远远小于她是岳云鹏的女儿这个事实

万维钢老师总结说:孩子就好像是一棵成长中的小树:你要想毁掉这棵树,那非常容易;但你要想让这颗树长得出类拔萃,那不取决于你。

耶鲁大学心理学家桑德拉·斯卡尔(Sandra Scarr)也说过类似的观点,“父母只要避免暴力、虐待,不要漠不关心即可,除此之外,父母做的任何事情都不会产生显著影响。”

所以,育儿一定别焦虑,你只要做个“合格”的父母就行了,你不必做优秀的父母;孩子的优秀跟你本人够不够优秀很有关系,因为他会遗传你的基因,但是跟你是不是“优秀的父母”关系不大。

家庭教育最重要的作用,是确保孩子人生的底线。但孩子成才成功的关键,可能还是他与生俱来的智商和特长密切相关。就像一句教育谚语所说:你不可能教会一条鱼爬树。

所以与其在不确定的事情上耗费心力,给自己很大的压力,不如做一个恰到好处的父母。不要毁掉这棵树,但至于它能不能成材,家庭教育的影响或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大。

意犹未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官网登陆_官方唯一指定 » 中国留学生意外离世, 他的“完美爸爸”被骂惨了